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

编辑:桑渝 浏览: 6

导读:为帮助您更深入了解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小编撰写了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哪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刑事案辩护律师几个,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哪有刑事诉讼辩护律师案例等6个相关主题的内容,以期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深入阐释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希望能对您提供帮助。

大家好,今天来为您分享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的一些知识,本文内容可能较长,请你耐心阅读,如果能碰巧解决您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您的支持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

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

随着社会的发展,刑事案件的数量也在逐年增加,这就给刑事辩护律师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挑战。刑事辩护律师在案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他们不仅要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还要确保司法公正的实现。下面将通过一个典型案例,来探讨刑事辩护律师在案件中的角色和挑战。

案例背景:

某市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被告人张某被指控谋杀一名中年男子,并藏匿了作案工具。根据现场采集的DNA证据显示,张某与作案现场的DNA相符,因此被依法逮捕。

律师辩护策略:

1. 否认犯罪:律师首先要尝试否认被告人的犯罪事实。由于DNA证据显示与被告人相符,律师可以从DNA采集和分析的过程入手,质疑证据的可靠性和准确性。律师可以提出DNA采集时操作不当,导致证据污染,或者DNA分析时存在误差等。通过质疑和辩论,律师试图打破起诉方提供的DNA证据的可信度。

2. 犯罪动机和作案情况:律师还应该重点关注犯罪动机和作案情况。他们可以调查被害人的背景,寻找可能的动机,例如家庭纠纷、经济纠纷等。律师还可以分析作案手法和情节是否与被告人的行为习惯一致,以证明被告人不具备谋杀的能力。

3. 辩解与辩论:如果无法否认犯罪事实,律师还可以从辩解和辩论的角度来辩护。律师可以主张被告人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是对他人攻击的自卫行为,或者主张被告人患有精神疾病,导致其无法判断行为的后果。

案例分析:

在这个案例中,律师采用了多种辩护策略。他们质疑了DNA证据的可靠性,通过调查DNA采集和分析过程中的操作流程和可能存在的问题,试图削弱起诉方提供的证据。律师还调查了被害人的背景,发现了家庭纠纷等潜在动机,并借此来否认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律师辩解被告人的行为是正当防卫,试图为被告人寻求从轻判决或无罪判决。

即使律师使用了多种辩护策略,也不能保证一定能获得胜诉。因为刑事案件的审判过程是复杂的,不仅需要权衡证据的真实性和可信度,还需要考虑法律的适用和公平正义的实现。刑事辩护律师需要具备深厚的法律知识和辩护经验,同时还需要了解案件的细节和背景,才能制定有效的辩护策略。

刑事辩护律师在案件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他们不仅要保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还要确保司法公正的实现。通过充分分析案件细节、质疑证据的可靠性、寻找辩护的突破口,律师可以为被告人争取到更好的结果。刑事辩护律师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需要在法律、事实和道义之间找到平衡点。他们的努力和辩护策略将决定被告人的命运和司法公正的实现。

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

无罪辩护的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公诉人得到法院支持,被告人被判决有罪;一个是辩护观点被法院采纳,被告人被判决无罪。但是,由于一般进行公诉的案件在证据力方面被告人很难翻盘胜诉,如果一味作无罪辩护,实际上对被告人是相当不利的,所以,实践中律师在看完案件卷宗后(被告人无权看),会劝说被告人做有罪辩护。

作无罪辩护,就是犯罪嫌疑人拒绝承认犯罪行为,已经承认的,属于翻供,这样一来,无论是自首、坦白都不成立,也就不存在认罪态度较好。根据坦白从宽原则,自首,坦白都可能作为法定量刑从轻的理由(是可以从轻,但不是一定),而做无罪辩护,意味着将可能失去这些条件,一旦认定有罪,该判多少年就判多少年。

由于无罪辩护的成功率特别低,甚至带给被告人不利的法律后果,因此以下是总结的特别应当慎做无罪辩护的几种情形。

(一)死刑案件

死刑案件指根据法律规定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案件。由于死刑是最严厉的刑罚,人死不能复生,因此死刑案件的辩护一定要慎之又慎,不能给被告人带来任何不利,否则就是灭顶之灾。但正因为死刑的严重性,律师也一定要善于发现案件中的问题,而所发现的问题是否足以支持律师做无罪辩护,这是考量律师胆识的地方。法律规定的“疑罪从无”在司法实践中更多的是“疑罪从轻”。我认为就通常而言,律师发现的问题或取得的证据并不足以完全推翻检察机关指控的基本事实时,根据我国的司法实情,还是以被告人认罪、律师做罪轻辩护为上。特别是被告人具备法定的可以从轻处罚的量刑情节时,不能因为法官认为被告人拒不悔罪而未得到从轻,丧失了挽回生命的机会。我认为,任何事物都没有人的生命更重要,律师首先、必须尽到的职责是如何为被告人带来生机,实现法律的相对公正,除非被告人自己选择“杀身成仁”。

(二)有同案犯的案件

共同犯罪中如果被认定为从犯,其所获得的刑罚根据法律规定一般应当比主犯轻。但是在司法实践中,因为主犯认罪,从犯不认罪,律师为从犯做无罪辩护,导致从犯比主犯宣告刑重的案例也是时有发生。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律师的辩护效果有了直接的客观评价标准,轻者被告人及其家属不满,重者会被被告人家属投诉,因此在有同案犯的情况下,律师一定要慎重考虑是否做无罪辩护。

(三)、可能构成其他罪名的案件

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可能构成另一罪名时,律师是否做无罪辩护,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因为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不成立,但法院可以陉行改判其他罪名,律师陷入两难境地,如果提出构成他罪,有充当公诉人之嫌;如果仅就检察机关指控的罪名做无罪辩护,可能对法院最终宣判的罪名的量刑不能发表任何意见。因此律师要综合全案的情况,积极和被告人及其家属沟通,将风险和后果告知被告人及其家属,在听取他们意见的基础上决定是否做无罪辩护。

如果是辩护人辩护无罪,那没什么后果,如果是被告人自我辩护无罪,一旦法院判其有罪,那么会认为被告人不具有悔罪表现,在量刑时可能会从重量刑。

哪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

著名刑事律师有浙江四乔律师事务所寇迪律师,北京银雷律师事务所雷海军律师,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张青松律师、毛立新律师等等。著名刑事律师所有哪些:

北京银雷律师事务所,注重办案效果,评估后再接案,不盲目接案。代理刑事案件的数量不多,但一般都是主任亲自参与,选择少量优质案件参与;该所重办案质量,轻办案数量。敢对抗,真对抗,不做形式辩护,不惧怕司法机关,不务虚,不胆怯,勇敢、坚决、坚定。

不炒作客户案例,只以客户利益为准,保护家属的安全。以无罪辩护为手段实现最轻辩护的效果。对抗性辩护中,进退自如,把控尺度,以公安机关撤销案件、关多久判多久、尽量取保候审等作为实质辩护目标。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首创刑事专业律师所。张青松律师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所。这一创举在起初导致律师所人才及运营存在诸多问题,后成功在业内脱颖而出并被业内模仿及效仿。全国各地后出现了很多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所。

开创了主任禅让制度。尚权律师所的主任,后由常铮律师担任。现由毛立新律师担任。不同律师担任主任,给律师所发展带来了新思维及新路径。

刑事案辩护律师几个

刑事案件请不请律师也要视情况决定:

一是看案情,要是案情比较明白,家属和犯罪嫌疑人都觉得请律师费钱,就没有请律师的必要了,等法律援助好了;

二是看经济能力,经济能力允许,不管如何,请一个相对专业、靠谱的律师介入,总是对犯罪嫌疑人有所帮助。

请律师跟找医生看病有相同之处,一是要找对科室,二是要花钱,这样的效果总是比身体不舒服挺着或看错了科室要好些。

法律微言明确回答你:

恰恰相反!刑事案件应当请律师!

法律微言用一个真实的案件,来说明请律师的重要性。法律微言之前在检察院从事审查起诉工作,这一天公安机关送上来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案卷众多,涉案的嫌疑人达28人,案件事实也十分庞杂。这么复杂的一个案子,一个月两个月肯定是办不完的,因为嫌疑人和案卷数量太多了。

有一天,其中一个嫌疑人的律师找到了我,然后提醒我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一个认定有错误。他提示我在众多卷宗里找出了这个嫌疑人的到案经过和第一次供述的笔录。我一看,根据这个到案经过和第一次笔录,嫌疑人肯定能被定为自首。而公安机关没有给认定。

如果没有这个律师的提醒,我可能也会疏忽这个细节。这个嫌疑人因为他的自首和赔偿行为,判了缓刑。你说律师有没有用?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没有律师提醒,我自己也会发现。是的,对于刑事案件,检察机关还是很认真的,漏掉自首的认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面对这么多嫌疑人和卷宗,检察官甚至法官犯错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因为他们要看全部的卷宗和所有的嫌疑人。

而刑事辩护律师,只会盯着自己的当事人。他们会找出卷宗中,一切有利于他当事人的情节,然后写成律师辩护意见,提交给检察官和法官。

法官和检察官对待有律师的案子,会格外慎重,甚至有时候会提前跟律师联系,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情节给漏掉了,主动弥补好漏洞。因为法官和检察官办错案子,也要追究责任的,多了一层律师,就相当于给他们减少了犯错几率。

虽然在庭审上,诉辩双方是激烈对峙的,而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律师的辩护,是对案件能够得到公正审判的一种互补。因此刑事律师,对于一个刑事案件,是相当重要的。

我是法律微言,持续创作法律领域,关注我,有问必答,无偿普法!

无法平静的回答这个问题。

问答会允许这种问题存在,简直是误导大众。

请不请律师是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本人和家属的权利。

你不建议是何居心?

刑诉法和宪法明确规定请律师和辩护的权利。

你为什么就不建议?

这比别人病了不让人家就医要更可恶可恨可憎!

看到这个问题,就感觉看到了有些地方迷信封建老顽固。

你可以说请个不负责的律师,不如不请。

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否定律师。

目前刑事案件辩护全覆盖,没律师很多地方都开不了庭,也不知不建议请律师是基于什么原因。其实经济条件好请律师能最大可能维护你的合法权利,如实在困难,庭前也会给你指定法律援助律师。试想面对强大公诉机关,一个不懂或略懂法的犯罪嫌疑人有多大能力维权自己合法权益,当你身陷囹圄时多一天都是巨大煎熬。如果是在冤屈下这种煎熬可能翻倍。

正常情况下(没有违法违规),警方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才对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的,之后就对嫌疑人刑事拘留,检察院审核后,证据充分的就批准逮捕,证据不足以起诉的,就会让警方补充证据,如果警方不能补充足够起诉的证据,警方就会让嫌疑人保释或者直接放人。

(注明:证据不足以起诉不代表嫌疑人没有涉及刑事违法,只要嫌疑人与刑事违法沾上了边,警方都可以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和先把嫌疑人刑事拘留的,待调查清楚以后,证据不足以起诉就放人,证据充分就起诉,这种情况下,警方的做法没有违法。)

既然警方有证据,检察院又认为证据充足而起诉的,上了法院之后,基本上都会判刑,只是刑期多少的问题。

刑事案件请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最多就是说服法官少判一点刑期而已!

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有些人固执和偏见,迷信自己固有的生活经验和处世逻辑不能自拔,悲剧的源头就在这里。不是我们语言能够说服的。层次的高低决定了眼界的宽窄。

刑事案件,不是请不请律师的问题。而是最大可能尽快请,请最好的。警方第一时间讯问时,就应该请。甚至没有讯问时,也应该提前咨询律师。

即使是证据确凿,罪大恶极,自知引颈待戮。被告人在漫长的羁押期间,也有类似“临终关怀”之说。他们积压的悲苦和辩解需要律师披露和展现。

和律师交朋友,是现代社会中产阶级和准中产阶级起码的认知和修养。

我认为刑事案件是应当请律师的!这既是当事人的现实需要,也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律师队伍中大多数的刑辩律师水平一般,请与不请结果基本无异,当事人看不到律师的作用!从实际案例看,绝大多数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同意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能被律师翻过来的案件是比较少见的!而水平高的律师又是稀缺资源,律师费贵得要命,很多人望而却步,除非是疑难案件或者是可能判处八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案件,一般的刑事案件,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许多当事人选择不请律师!

家人不能探望??

为什么呢?

哪家人做他的律师行不行??

此观点是错的!更应该请律师!

说建议的去问谁

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

北京晚报:踢死警察 主犯为何死刑有缓?

三年前,哈尔滨市发生一件大案,警察马某被温珂等人踢打致死。此案一度被当地警方定性为恶势力团伙,主犯温珂也被黑龙江高院判处死刑。在死刑复核阶段,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并将案件发回重审。温珂被改判为死缓。

踢死警察,又是三进宫的累犯,温珂为何得免一死?北京晚报记者采访了其死刑复核阶段的代理律师、北京市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谢通祥。

歌厅内警察遇害

2010年1月31日20时许,温珂、黄立明、王松园及其朋友高振东等人在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大街一歌厅娱乐。21时许,温珂、黄立明在歌厅遇到了相识的于涛等人,双方互到对方包房敬酒寒暄。

此时,有警察也在歌厅娱乐。黑龙江省高院查明的事实表明,温珂等人在歌厅过道时,警察马某从卫生间出来,欲返回与同事聚会的包房。因黄立明踩了马某的脚,马某对黄立明说:“你踩到我的脚了。”黄立明不满,对马某说:“踩你脚咋地?”站在黄立明身边的温珂上前猛击马某头部一拳,将其打倒。后温珂、黄立明连续猛踢马某头部,王松园也上前连续踢踹马某头、胸部。后温珂摆脱他人劝阻,将马某头部摆正,再次连续踢踹,王松园也再次上前踢踹,黄立明也再次猛踢马某头部一脚后离开。

警察马某因头面部多次受钝性外力作用,在被送往医院抢救过程中死亡。

警察曾忽视同事受伤

当天与马某一起在该歌厅203包房内唱歌的,还有他的7名同事。可能是歌声嘹亮,发生在过道的嘈杂并未引起这些同事的注意。甚至有的警察看见有人倒在过道的地上,也当作醉鬼而视而不见,完全没想到是自己的同事。

警察陈某作证说,他和同事吴某在走廊男洗手间与203包房中间处看见有个男的倒在地上,他以为有人喝多了,没有理会就回包房了。后来他听韩某说马某被人打了,出去才看见马某倒在另一个包房的沙发上,他们把马某送到医院,大夫说马某已经死亡。

韩某作证说,在马某去卫生间约10分钟后,他看见当地派出所有两名警察出警,过去一问,民警说有人报案,这时他才发现马某躺在对面一包间沙发上,鼻子出血,闭着双眼。他和同事把马某送到医院,但马某已经死亡。

对温珂等人的抓捕过程颇有戏剧性。温珂等人在殴打完马某后,去外边一饭店吃饭,当得知歌厅聚集了一帮人后,温珂以为是对方来打架,就从饭店抢了一把菜刀,和黄立明等人坐车去歌厅。结果进去一看,里边都是警察。警察在抓捕温珂时,温珂等人和警察撕扯,甚至在警察把温珂押到警车里时,还有其同伙拉开车门欲“营救”温珂,后警方朝天鸣枪,才镇住这些人。

“三进宫”累犯一审获死刑。

温珂今年26岁,哈尔滨市人,初中文化。早在2003年,当时尚是未成年人的他就因故意伤害罪而被处缓刑。到2009年8月,温珂又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一审认为,温珂与黄立明、王松园因琐事踢打马某,致马某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温珂还在另外两起案件中殴打他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和寻衅滋事罪。温珂杀人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应从重处罚。根据温珂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该院判处温珂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温珂提出上诉后,黑龙江省高院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并报最高院复核。此后,温珂家人找到了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的谢通祥律师,请他担任死刑复核阶段的辩护人。

找法条激辩不该死

“全面了解案情后,我认为,温珂属于不必立即执行死刑的人。”曾多次在死刑复核阶段成功辩护的谢通祥律师提出了几点争议,并向最高院法官提交书面辩护意见。

温珂的父母代温珂给被害人家属积极赔偿了50万元,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且得到了被害人家属的谅解,达成了谅解书,被害人家属也积极要求法院从轻处罚温珂。如果核准了死刑,被害人家属得不到赔偿,不利于社会稳定。

温珂没有涉黑,也不是黑老大,他和几个朋友都是临时聚在一起玩,根本不是恶势力团伙。他们喝多了酒,偶尔并且恰巧遇上了被害人马某,马某虽然是警察,但是案发当时马某不是执行公务。双方在没有任何预谋的前提下临时发生口角,只能按照一般刑事案件处理。温珂与被害人无冤无仇,就是喝酒喝多了,发生口角后才殴打被害人,其主观上无杀人故意,因此定性为故意杀人罪属于罪名错误,应处以故意伤害罪。

警方在歌厅抓捕温珂时,温珂当场指认其他被告人,警察当场抓捕了温珂指认的人,应该对温珂参照立功处理。到案后,温珂具有积极认罪、悔罪、坦白的行为,依法应从轻处罚。

“还有一点应该引起注意。”谢通祥说,致命伤是谁踢的?当时有多人踢踹过马某的头部,而最后踢踹的并不是温珂。谢通祥律师据此认为,马某的死是多人共同施加伤害的结果,不应以温珂的死刑立即执行来偿命。

最高院不予核准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讯问了被告人温珂,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于今年8月2日作出刑事裁定书,不予核准死刑,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最高院认为,温珂所犯故意杀人罪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又系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鉴于此案系多人共同实施加害行为致被害人死亡,温珂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温珂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最高院不予核准,并把此案发回黑龙江省高院重审。

今年10月,黑龙江省高院重审后作出判决,该院认为,温珂被抓获后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亲属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对其可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温珂所提一审量刑过重的上诉意见,及其辩护人所提温珂具有认罪、悔罪、坦白表现,应对其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予以采纳。黑龙江省高院决定对温珂缓期两年执行死刑,并对温珂限制减刑。

北京晚报记者 杨昌平

哪有刑事诉讼辩护律师案例

著名刑事律师有浙江四乔律师事务所寇迪律师,北京银雷律师事务所雷海军律师,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张青松律师、毛立新律师等等。著名刑事律师所有哪些:

北京银雷律师事务所,注重办案效果,评估后再接案,不盲目接案。代理刑事案件的数量不多,但一般都是主任亲自参与,选择少量优质案件参与;该所重办案质量,轻办案数量。敢对抗,真对抗,不做形式辩护,不惧怕司法机关,不务虚,不胆怯,勇敢、坚决、坚定。

不炒作客户案例,只以客户利益为准,保护家属的安全。以无罪辩护为手段实现最轻辩护的效果。对抗性辩护中,进退自如,把控尺度,以公安机关撤销案件、关多久判多久、尽量取保候审等作为实质辩护目标。

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首创刑事专业律师所。张青松律师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所。这一创举在起初导致律师所人才及运营存在诸多问题,后成功在业内脱颖而出并被业内模仿及效仿。全国各地后出现了很多专门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所。

开创了主任禅让制度。尚权律师所的主任,后由常铮律师担任。现由毛立新律师担任。不同律师担任主任,给律师所发展带来了新思维及新路径。

以上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律师刑事辩护典型案例评析(哪里有刑事辩护律师案例)”的具体内容,今天的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如果你还想要了解更多资讯,可以关注或收藏我们的网站,还有更多精彩内容在等你。